书画价格通

米兰·昆德拉 | 理想从来都是不可能找到的

文化强国 04-06 20:29

作品 | 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

文 | 米兰·昆德拉



永恒轮回是一种神秘的想法,尼采曾用它让不少哲学家陷入窘境:想想吧,有朝一日,一切都将以我们经历过的方式再现,而且这种反复还将无限重复下去!


这一谵妄之说到底意味着什么?

若法国大革命永远地重演,法国的史书就不会那么以罗伯斯庇尔为荣了。


正因为史书上谈及的是一桩不会重现的往事,血腥的岁月于是化成了文字、理论和研讨,变得比一片鸿毛还轻,不再让人惧怕。


一个在历史上只出现一次的罗伯斯庇尔和一位反复轮回、不断来砍法国人头颅的罗伯斯庇尔之间,有着无限的差别。

米兰·昆德拉 | 理想从来都是不可能找到的


橘黄色的落日余晖给一切都带上一丝怀旧的温情,哪怕是断头台。

如果永恒轮回是最沉重的负担,那么我们的生活,在这一背景下,却可在其整个的灿烂轻盈之中得以展现。

但是,重便真的残酷,而轻便真的美丽?

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,让我们屈服于它,把我们压到地上。


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,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。于是,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。


负担越重,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,它就越真切实在。

相反,当负担完全缺失,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,就会飘起来,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,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,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。

米兰·昆德拉 | 理想从来都是不可能找到的


那么,到底选择什么?是重还是轻?

对他而言,她就像是个被人放在涂了树脂的篮子里的孩子,顺着河水漂来,好让他在床榻之岸收留她。

追逐众多女性的男人很容易被归为两类。


一类人在所有女人身上寻找他们自己的梦,他们对于女性的主观意念。另一类人则被欲念所驱使,想占有客观女性世界的无尽的多样性。

前者的迷恋是浪漫型的迷恋:他们在女人身上寻找的是他们自己,是他们的理想。


他们总是不断地失望,因为,正如我们所致,理想从来都是不可能找到的。


失望把他们从一个女人推向另一个女人,赋予他们的善变一种感伤的藉口,因此,许多多愁善感的女人为他们顽强的纠缠所感动。

后者的迷恋是放荡型的迷恋,女人在其中看不到丝毫感人之处:由于男人没有在女性身上寄托一个主观的理想,他们对所有女人都感兴趣,没有谁会令他们失望。


米兰·昆德拉 | 理想从来都是不可能找到的


的确,就是这从不失望本身带有某种可耻的成分。在世人眼中,放浪之徒的迷恋是不可宽恕的。

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,因为人只能活一次,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,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。


因此,我们常常痛感生活的艰辛与沉重,无数次目睹了生命在各种重压下的扭曲与变形。


但是我们却在不经意间遗漏了另外一种恐惧——没有期待、无需付出的平静,其实是在消耗生命的活力与精神。

在物理实验课上,任何一个中学生都能验证科学假设的准确性。但是,人只有一次生命,绝无可能用实验来证明假设,因此他就永远不可能知道为自己情感所左右到底是对还是错。

一次不算数,一次就是从来没有。只能活一次,就和根本没有活过一样。


阅读 :  4123
6
我要买画| 我要卖画| 我要鉴定
艺术家入驻| 郑重承诺| 关于我们

  全部评论

投诉

发表
玫瑰花
1元
百合花
5元
蓝色妖姬
10元
皇冠
20元
钻戒
50元
盾牌
99元
钻石
199元
魔鬼
520元
当前余额: ¥0.00
充值 赠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