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画价格通

云青欲雨 水澹生烟

夏柏森 10-23 20:43

​ 夏柏森山水画浅析 __ 邵大箴

读画家夏柏森先生的山水系列作品,便被其质朴劲健的笔触与雄浑大气的色调给震撼。 与后世不同,在盛唐时代,中国人的审美观是以雄强为尚的。晚唐·司空图撰《二十四诗品》,首推“雄浑”,其“大用外腓,真体内充。反虚入浑,积健为雄。具备万物,横绝太空。荒荒油云,寥寥长风。超以象外,得其环中。持之非强,来之无穷。”之句,是何等的开阔襟怀与宏大气象,但到了清人汪士慎,但取“采采流水,篷蓬远春”及“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”数语,以为诗家之极则。两者在审美取向与精神境界上相去真不可道以里计。绘画更是如此,从唐代吴道子作画“当其下手风雨快,笔所未到气已吞”,到清代“四王”的“化刚劲为和柔,变雄浑为潇洒”对“萧散简远”、“静、净”的追求使中国传统绘画逐渐步入阴柔小巧,萎靡不振。直到进入二十世纪后,方有吴昌硕、黄宾虹、傅抱石、潘天寿诸大师以其云山海雾、惊雷奔电式的艺术实践改变了这种颓势。 毫无疑问,夏柏森的艺术恰是这种雄强的、阳刚大气的艺术,诚如他众多山水作品,他以自己扎实的传统功力与长期的生活体验,真实而深刻的表现了山水的风骨与精神,表现了山水中的气势与力量。 读夏柏森的画,不难看出其为人真诚谦恭,耿直质朴,热情大度,是个性情画人。“画者,文之极也”,画如其人,从他的绘画作品中看得出他是个颇重文化,很有思想的画家。在其画作中我读出了唐人的博大苍厚,元人的幽思意韵。更可贵的是他运用传统之笔墨写出了鲜明的时代风貌,这是典型的“师古人之心,不师古人之迹”的范例。“不学古则如夜行无灯”,对古代经典文化的研修使得他的作品延续了中国画的正脉。 很难想象夏柏森的绘画艺术所蕴含意象心境的广阔,他是勤奋的耕耘者,是山水艺术的实践者,也是传统写意传承者。在传统艺术的洗礼中他越发睿智而具有光泽,在传统笔墨之上建立了自己一套传达精神世界的语言系统。将个性图式与自然结合,体现出他独特的个性笔墨观念与空间意识。学者余英时说:“在检讨某一具体的文化传统及其现代的处境时,我们更应该注意他的个性。”的确,夏柏森不仅在探索自然山川,更是在探索思考其个性表述语言,他的山水画具有畅神抒情的山水审美观,其造型、色彩、线条、构图极为自然简约,在简约之间容纳着恒古不变的艺术真谛。其山水意象的审美文化诉求依附于山形地貌的气韵中,山水视觉空间的深度与层次在千岩万壑中自由转换,视点在游走,空间在延伸,意境已萌生;笔墨依附于山川之上又自成一格,画面的结构、色调、形象、层次、空间在个性化笔墨程式的营造中灵感闪现,凸显画家审美风格。 山水画的宗旨固然是通“神”“体”“道”,但道是有所依附的,“山水以形媚道”,正是那千变万化的山山水水体现着道之精神,所以对自然万物的写生即是体现道、把握道的最佳途径。从其画中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的生动自然之态,及整体面貌所呈现出来的勃勃生机来看,夏柏森还极其重视“师法造化”。初步展现了他自然、淳朴、苍润、大气的画风。他只身深入气象万千的大山中,了解掌握山石树木的生存状态和形体结构,从而提炼、升华出自己独有的笔墨程式。他的构图极为饱满充实,惊心动魄、气势逼人。皴法粗细结合,层次多变,节制有度,较好的表现出山石的体面组合,从而传达出一种历史的沉重感。这一点,尤为难得。 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记》中论道:“失去自然而后神,失去神而后妙,失去妙而后精,精之为病也,而成谨细。自然者为上品之上……”。绘画中的神、妙和精谨皆属“人为痕迹,并且这种表现越明显,越远离艺术之本质,唯有自然天成之作才算得上是最佳作品。从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出夏柏森的创作追求是倾向自然而平和的。他的用笔轻松自然,运墨酣畅淋漓,构图之随意,不浮漂不火燥,绝无刻意和做作的痕迹。这对比当下画坛不无混乱浮躁的现象,他的艺术创作态度是尤其显得珍贵的,更值得推崇。 夏柏森的山水画整体感很强,壮阔中透出些许古意,恰如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中所言,“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。”。他对经典的学习是内化的,从笔墨技法上看,不盲目套用古人之皴法,牢牢把握传统笔墨之精神,朴拙浑厚,自然中显出几分凝重,予观者以崇高之感。他的山水画不仅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更蕴涵着强大的心灵震撼力,很恰当地传达了时代的风貌。山水画的审美价值正在于此。 邵大箴:当代中国美术理论家,画家,兼《美术》月刊主编,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,博士生导师

阅读 :  3154
16
我要买画| 我要卖画| 我要鉴定
艺术家入驻| 郑重承诺| 关于我们

  全部评论

投诉

发表
玫瑰花
1元
百合花
5元
蓝色妖姬
10元
皇冠
20元
钻戒
50元
盾牌
99元
钻石
199元
魔鬼
520元
当前余额: ¥0.00
充值 赠送